中国与西方:谁学谁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17-06-09 16:45
中国与西方:谁学谁?

本周末,发达国家的智囊机构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(OECD)秘书长安赫尔?古里亚(Angel Gurría)到访北京,参加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。参会者除了古里亚外,还有67家大型跨国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或董事长,以及其他“外国专家”,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斯坦福大学教授迈克尔?斯宾塞(Michael Spence)、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马丁?费尔德斯坦(Martin Feldstein),以及中国政府内部的许多高层人物,包括将发表主题演讲的张高丽。论坛的主旨是讨论中国未来的发展选择。

1980-2012年中国人均GDP增长了36倍,其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重从2.2%上升到了15%。同期美国、日本和德国的人均GDP增长倍数分别为4.1倍、4倍和3.9倍,而这三国加起来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跌落近一半,从40%降到23%。2013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是全球主要对手的好几倍,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资本和商品输出国。

那么,为什么那些商人、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要从世界各地跑到北京,建议中国人如何处理好本国的经济问题?难道不应该是中国人走向纽约、伦敦、法兰克福和东京,告诉发达国家如何处理好经济问题吗?

现在,几乎在所有发达国家,都存在着政府不能应对严重经济问题的现象。在美国,两大政党关于降低政府借债规模的谈判已经完全破裂,可预见的将来没有达成解决方案的可能。

在欧洲,恰好在所有人都开始觉得欧元区金融危机已经得到控制的时候,一场严重金融危机在欧元区最小的国家之一塞浦路斯爆发。以经济较强劲的欧元区北部国家为首的欧盟当局在3月16日决定,援助资不抵债的两家塞浦路斯主要银行所需的资金,需要由塞浦路斯本国承担大约三分之一,而这笔钱需要由该国的银行储户(包括小企业和普通储蓄者)提供。雪上加霜的是,几天之后塞浦路斯议会投票反对这一建议,迫使该国政府不得不通过其他途径找钱。而欧洲央行随后决定,永利博,如果塞浦路斯无法在几天里找到钱,该行将撤回其流动性支持,那样的话,两家塞浦路斯的问题银行将被迫倒闭,塞浦路斯也将陷入国家破产。这实质上是强行迫使塞浦路斯人从银行储户那里找钱。

突然之间,对许多塞浦路斯人来说,离开欧元区成了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。欧盟当局为塞浦路斯危机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不公正的,也破坏了自2011年欧元区危机爆发以来缓慢而痛苦地构建起来的欧洲团结精神。这场危机表明,欧元区北部国家,尤其是德国,已经对支援南欧感到厌烦了。但在南欧的债务危机面前,惟有欧洲团结精神在支撑着欧元理念的延续。在其他受潜在危机威胁的欧元区国家,如西班牙、葡萄牙甚至意大利,许多人已经开始想,如果他们国家的情况将来继续恶化,欧元区领导层可能重演他们在塞浦路斯的做法,所以,把钱继续存在本国的银行就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了。如果银行存款开始从南欧国家逃离,流向德国、荷兰等国的银行,欧元区解体的阴影就会重现。

在日本,永利博,20年的经济停滞之后,新首相安倍晋三已提出一项新计划,试图驱散日本的通缩状态,就是通过大量印钞来购买日本政府债券及其他资产,永利博,以恢复日本人投资和消费的意愿,但日本需要的是其经济的根本性的结构调整,包括向外国企业开放,将政府和企业的治理结构现代化等。如果通货再膨胀政策除了刺激通胀之外没有实质性影响的话,这项新战略的结果也许弊大于利。

全文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